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十方神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酒鬼的往事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7:06

十方神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酒鬼的往事

楚轩的脸色顿时变了,无比的难看,林天竟然在这个时候挑战他。

“确实,达到识海境可随意挑战一个内门弟子,若是胜利,便可晋升内门,而失败者,则是得回到外门,且,三个月内不得挑战内门弟子。”

“这个林狠人,如今打楚轩不是跟玩儿似的吗?”

“这……”

演武台四周,不少人瞪眼。

楚轩咬牙,听着这些声音,脸色显得更难看,紫的跟茄子一样。

“林天,何必如此过分,为难同门让你很骄傲吗!”

佐殇冷道。

“为难?宗门订下的规矩,我挑战他,算是为难?”

林天道。

“你连白云飞都能打败,远比楚轩强,如今挑战楚轩,根本就是故意羞辱他!”

佐殇道。

“笑话!难道,我要在比他弱的时候挑战他?你一把年纪,真的活狗身上去了?”林天毫不留情,随后又道:“另外,我就是要羞辱他,那又如何!你咬我?”

“放肆!”

佐殇顿时一怒。8→

林天冷冷的扫了眼佐殇,又望向楚轩:“上来!”

演武台四周,一个个围观者面面相觑。

随即,所有人都看向楚轩。

人群中,楚轩拽紧了拳头,脸颊都有些扭曲起来:“我……认输!”林天连白云飞都能打败,掌控着那般强大的手段,他若是上去,绝对一招就会败北,与其上台去丢人现眼,还不如直接认输,反而不至于太丢脸。

这个时候,楚轩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帮助百炼坊挤兑林天。

“这,认输了?”

“废话,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难道上去被殴打一番再输掉?”

“这倒也是。”

不少人低语。

执事堂浦安上前一步,宣布道:“外门弟子林天达到识海境界,挑战内门弟子楚轩,楚轩认输,自此刻开始,林天为宗门新的内门弟子,楚轩为外门弟子,即日起从内门住所搬出,三个月内不得挑战内门弟子。”

人群顿时哗然,没想到浦安这么快便宣布了结果。

不过,想一想,结果就是如此。

“悲哀。”

“悲哀个屁,活该!谁让他舔着脸帮别的宗门欺负自己宗门的人!还作证!”

“就是,凭什么林天非得救一个其它宗门的人,而且听林天说起来,那个什么长老的亲孙,压根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

不少人盯着楚轩,啧啧摇头。

楚轩哪里还能忍受,直接转身跑出了演武场。

佐殇的脸色很冷沉,若非焚阳宗主和长老还在上空,他估计直接会拂袖离开。

就在这时,演武台上,林天的剑再次抬起。

“佐殇,我邀你上生死台一战。”

林天道。

听着这话,人群顿时瞪直了双眼。

“什么!?”

“佐殇可是识海五重啊!”

“那又如何,老实说,这之间的差距可不大,那个白云飞都被打败了,估计以最后那等术,对上佐殇执事,很有可能也不会输,或许真能将佐殇给……”

“不过,邀请执事上生死台,貌似是宗门有史以来第一例吧?”

“这……”

“好像确实是。”

不少人心颤。

佐殇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无比难看,他堂堂宗门执事,居然会被一个外门弟子邀请上生死台!这是羞辱,是对他的绝对羞辱。

“我还怕你不成!今日斩了你!”

佐殇喝道。

“这样正好。”

林天冷笑,十五柄宝剑铮铮而鸣,杀意冲霄。

如此场景,不仅让一些焚阳宗弟子心悸,纵然是佐殇都不由得颤了下。

“行了,住手。”

一道声音响起。

焚阳宗主和罗长老从天而降,落在林天所在的演武台上。

林天原本正要往生死台而去,见着宗门两大巨头落下,不由得微微皱眉。

“宗主,长老,此子太过张狂,须得给些教训!”

佐殇道。

罗长老淡淡扫了佐殇一眼:“你有信心,能百分之百在他剑下活命?”

佐殇面色一滞,不由得握了握拳。

林天盯着演武台上的两人,这般近距离面对,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压力。

毕竟,是御空境强者!是宗门的两位巨头!

“林天,随我来。”

焚阳宗主道。

说着,焚阳宗主转身,朝着演武台下走去。

林天顿足,眼神有些疑惑。

“去吧小家伙。”

罗长老笑道。

林天的来历,浦安在林天进入宗门的第一时间便禀报给了宗门长老和宗主等人,罗长老和焚阳宗主都很清楚林天是当年那个男人的弟子,因为是那个男人的弟子,这两人自然便就对林天格外相看,所以才会借着白云飞测试林天的实力

十方神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酒鬼的往事

,而如今,这个测试的结果让他们很满意,饶是御空境的罗长老也不由得笑了。

这时,焚阳宗主已经走下了演武台,步子平缓的朝外走去。

林天顿了顿,将十五柄宝器剑收起,走下生死台跟了上去。

“那林天,去哪?”

“不知道。”

“好像,跟着宗主去了,这……”

不少人好奇。

演武台下的人群里,唯有浦安多少猜到了些什么,淡淡的笑了下。

……

焚阳宗内,因为人群基本都集中在演武场,于是,宗门显得很安静。

林天跟在焚阳宗主身后,随着焚阳宗主的步伐,朝着一条幽路走去。

很快,一刻钟过去,谁也不曾开口。

“之前让你和白云飞一战,败了就让白云飞带你走,是否不高兴?”

焚阳宗主打破沉默。

林天顿了下,却是并不开口,他确实很不高兴,甚至于,心都有些冷。

“不高兴也属正常,我能理解,换了我,也会不高兴。”焚阳宗主道:“不过,还是要告诉你,我们只是想借此机会试一试你的真正力量,就算最后你败了,我们也会护着你,毕竟,你是师兄唯一的弟子。”

林天怔了下,只是测试他的力量?

他有些诧异,不过随后便又是一惊:“师兄?那个老酒鬼,是宗主你的师兄?”

焚阳宗主点头,却多少有些沧桑,叹道:“师兄已经很多年不曾回宗门,原本宗主之位是师兄的,师兄若是在,焚阳宗可迄立在四门巅峰,只是,那一年发生了一些事,师兄便就离开了宗门,已经快过去百年了。”

林天皱眉,他想起了美妇人在皇城时提到的事。

“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问道。

对于老酒鬼的往事,他还是很想知道的。

焚阳宗主摇头,并不回答,而是开口道:“我带你去见个人。”

林天微疑,却是并不说话。

随着焚阳宗主一起,很快,林天来到焚阳宗一侧的一方高山上。高山显得很幽静,最上方,靠着一方悬崖的地方修有一座简朴的茅屋,竟是修在悬崖边缘。

此时,悬崖边缘,一个白发老人正负手而立,眺望着远方。

“师傅,林天来了。”

焚阳宗主轻声道,眼中透露着几分尊敬。

林天一惊,师傅?焚阳宗主居然管这个老人叫师傅!这么说来,这个老人岂不就是焚阳宗的太上长老!

老人点点头,焚阳宗主便是退开,独自走到了一边。

“小家伙,过来。”

老人依旧背对着林天,平静道。

林天稍稍迟疑,便是走了过去。

直到林天靠近,老人才偏过头,定定的望着林天,那种眼神让林天很有些古怪,因为就好像是一个爷爷在看自己的孙儿一样。半响后,老人露出笑容,竟是如同领家老人一样慈祥:“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说着,老人拍了拍林天的脑袋,竟是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

这种感觉实在让林天觉得很别扭,只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尴尬的站着。随后,他想一想,既然这老人是焚阳宗主的师傅,那便是老酒鬼的师傅,这么说来,这老人,算是他师公了。

林天暗想着,这就是见了徒孙的反应?

老人将手移开,过去数十呼吸后,再次开口:“你师傅,长风他,现在好吗?”

林天一愣,老酒鬼,名长风吗?

“应该不差吧,就是老喝醉。”

他说道。

“是吗,他还是忘不了,一直在自责。”

老人的脸色顿时黯然了些。

林天顿了顿,鼓起勇气问道:“长老,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确实很好奇,从美妇人那里得知,当年的老酒鬼被称作是同代至尊,焚阳宗剑仙,但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如今却是离开宗门,嗜酒如命,这让他很好奇。

老人望着天空:“老夫的女儿青宣,原本是要成为他妻子的女子,当年随着他一起参与四门试炼,最后……死了。”

林天一惊,随即便是感觉到一股悲意。

“长老,对不起。”

林天歉意道。

老人摇了摇头:“当年,老夫失去女儿,自然而然便就怒气撒到了长风身上,老夫怪他,怨他,恨他,因为他没有保护好宣儿。”说到这里,老人自责起来:“只是,老夫忘记了,老夫失去了女儿,他也在同时失去了最爱的人,老夫只顾着发泄自己的不满,却自始至终没有顾忌他的感受,那一年,长风在这里跪了七天七夜,然后便离开了,那一日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说起来,等若是老夫将他逼出了焚阳宗,原本他是我焚阳宗千年不遇的绝世天才,不,用天才形容他根本就不够,是他的话,就算打破御空境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是,经过那年的事后,听说他渐渐颓废了……”老人的身体有些微颤起来:“那就好像……好像,是老夫斩断了他的前路。”

...

汉中治疗早泄方法
普洱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营口治疗白斑病费用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好不好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