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霍姆尔战役苏联方面有着哪些准备作战计划是

发布时间:2020-02-15 16:16:01

霍姆尔战役苏联方面有着哪些准备?作战计划是怎样的

虽然苏军在前线的进攻没有取得多大的进展,但是他们的后勤供应却比那些苦苦忍耐的德国守军好上无数倍。他们可以随意在前线进行频繁的轮换,还有着充足的食物配给和暖和的衣物。尽管如此,却还是有一些苏军士兵宁愿放弃这些优越条件,跑过德军阵地来投降。两名在2月底过来投降的苏军士兵报告了一条重要情报,苏军要在2月23日“苏联红军节”这天动用一个整师的步兵在坦克的配合下发动一场大规模攻势。另外根据他们所报告的其他情况德军判断,这次苏军仍然会采用已经被德军所熟悉的战术,即在某段时间内只在包围圈的一处进行攻击。在这种进攻模式下,德军可以完全从其他威胁较小的地域将兵力集中到苏军将要攻击的地方去。而且德军此时已经总结出了一套新的防守战术,即在苏军步兵密集冲锋的时候,首先将其中的军官和政委射杀,然后去冲锋队列就会因为没有了核心而退却,他们的坦克在步兵溃逃后也就失去了保护。下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摧毁苏军的指挥坦克,因为只有这种坦克同时装有无线电接收和发送装置,只有它能发布命令,其它坦克只装有接收机,干掉指挥车之后,其他苏军坦克也就会因为没有了指令而不知所措,此时德军的反坦克小组就能利用混乱接近这些茫然的大家伙,有炸药将其一一摧毁。

舍雷尔战斗群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将在红军节当日等待时机,应用这些新战术来对付这次前所未有的打攻势1942年2月23日的天气晴朗,往日经常肆虐的风雪此时都不见了踪影,连德军都感叹这确实是个进攻的好天气。上午9时左右,穿者褐色制服的苏军步兵又开始在霍姆尔镇东面德军哨兵望远镜中出现,人数之多令观察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如蚂蚁般从远处密密麻麻的向德军阵地一步步地靠近,但此时他们还没有完全进入致命距离,因为今天规定等到敌人进入其所有武器射程内才能开火,所以现在德军阵地上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行进中的苏军步兵也只发出一次短暂的“乌拉”声,然后又归于沉默,穿过雪地旷野时的极度紧张气氛导致他们呼吸急促而停止了呐喊,显然每个人的心里都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忐忑不安战场上一时间变得出奇的寂静,对双方仿佛都是一种考验。突然,苏军步兵冲锋队列的正面像两边分开了一个缺口,一支坦克纵队从后面通过缺口插上在步兵前面变成横向队形,典型的苏军步坦协同进攻队形更进一步逼向了德军阵地。率先开火的是舍雷尔的狙击手,他们每个人都是军中的一级射手,只见苏军的步兵军官在枪响后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在如此有选择性的破坏面前,苏军步兵群冲锋的步伐开始发生了动摇。紧接着德军的机枪又立即想起射来密集的弹雨,苏军步兵的人浪见状马上停止了进攻,并纷纷掉头向后跑,刚开始还是一场撤退,后来简直就变成了溃逃。德军配置在此的一门反坦克炮开始发威,对急需扑来的苏军坦克挨个“点名”,而反坦克小组也立即冲入坦克编队中用炸药进行攻击。一番积累的战斗后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坦克还在继续向前突击,其中有几辆冲入了霍姆尔东部的几条街道,而被挡在镇外的其它坦克则用它的主炮和机枪低档德军的围攻。

从霍姆尔东面败退下来的苏军步兵经过重组后又迅速卷土重来,但新的冲锋再次被瓦解。接着又是重组,再次继续进攻,但又被击退。反反复复的步兵冲锋在一个小时里上演了不下5次虽然每一次都被击退,但连续的进攻也使得德军的防区别一点点的蚕食,第一道防线已经被迫后退。又一轮新的进攻后,苏军步兵终于突入了镇东的街道,他们能够对之前已经到达这里的坦克进行支援。战斗至此也到达了最高潮看上去苏军只需进行最后一搏就能够把整个霍姆尔镇都拿下。但有一件事在此时是对德军有利的,霍姆尔镇内的狭窄街道迫使苏军部队不能展开任何战术队形,他们只能肩并肩地挤成一堆进行冲锋。因此德军在镇西部每条狭窄的街道上都设置了机枪组,有的是两挺一组,有的是三挺一组,朝着蜂拥而至的苏军步兵进行猛烈的扫射。考虑一下MG34机枪每分钟高达1200发的射速,不难想象这样的场面会是怎样的血腥,用一名德军幸存者的话来形容:“与其说那是一场战斗,还不如说那是一场屠杀”。在大部分街道上是这样一幅情景,冲在最前面的苏军士兵被机枪扫倒在地,后面紧跟的人群躲闪不及被尸体绊倒,使得人堆和尸体越堆越高,没被绊倒的有迎面遭到机枪的扫射,中弹后有的甚至没有倒地的空间,直接靠在了后面同伴的身上,而致命的子弹又接着穿透已经死亡人的身体射入后面人的体内,把已经死去和活着的人都穿了个透心凉。不过在苏军如此玩命的冲击下,德军也被破且战且退。在进行激烈的街道战的同伴后面,舍雷尔派出他的预备宪兵营做好了准备。这些警察士兵在街上站好排开了进攻队形,等前方的弟兄跑过身旁车道后方之后,他们立即投入战斗,先是一阵密集的手榴弹和枪榴弹在苏军冲在最前面的人群中炸开了花,然后他们一边用冲锋枪和机枪扫射,一边迈着坚定的步伐沿着街道前进。这些毫无惧色的男人就像德军的救命稻草一样朝着苏军坚决地逼去。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德军宪兵全部手持能够快速射击的自动武器,拥挤中的苏军根本无法进行还击,其凶猛的火力所经之处没有人能够再站着,一倒就是一大片,绝大多数都是一枪未放就已经倒地不起了,渐渐地,前排的士兵开始拥着后面的人群一步步向后退,如此严重的伤亡面前,苏军主动选择了退缩,接下来就变成了一场仓皇逃命。德军宪兵一鼓作气收复了原来所有的失地。

红军街当天的进攻失败并不意味着苏军部队就此打消了夺取霍姆尔的念头,轮换到来的第3突击集团军其它两个步兵师也轮番投入其步兵力量。接下来的两天两夜里他们继续踩过遍地同志们的尸体,踩过他们的友军在每一次不成功的进攻后面留下越来越厚的尸体堆,一次又一次地玩命进攻。总之有不低于18次进攻的主攻在这两天内进行,一些得到了坦克配合,但大多数还是纯粹的步兵冲锋。不管是主攻还是副攻,苏军的每次进攻都伴随着炮兵猛烈的火力支援,另外由于天气变好,苏联空军与德国空军第1航空队的空中较量也更激烈。霍姆尔上空就此出现了德国空军与苏联空军的战斗机相互追逐缠斗,斯图卡呼啸着俯冲轰炸苏军地面目标,以及Ju52降落卸下物资和补充兵员,再装上重伤员起飞离开的画面。

通过苏军在红军节当天和后来所进行的攻防显示,霍姆尔虽然还在舍雷尔的控制之中,但他们的处境已经变得十分危急。如果在又一次强攻的话,红军有可能攻克霍姆尔镇。为此舍雷尔准将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即利用战场上随处丢弃的毁坏车辆和坦克残骸建立一种火力堡垒。他想利用这种堡垒进行最后的战斗,但这个计划一经实施就发现它们存在着一个缺点,如果将防守兵力集中在这种堡垒中的话,防守者很难观察周围动静,使得苏军狙击手毫不费力的渗透进德军的防御阵地,并且放弃链式防御阵地也很容易让在德军防御阵地外游荡的苏军小部队找到缺口突破近来,继而在霍姆尔镇西部的洛瓦季河上建立起桥头堡。如此一来德军的前哨阵地就会被孤立,更可怕的是苏军会利用这个桥头堡作为跳板发动新的攻势。舍雷尔还对他的防御圈在敌人的新攻势下不断被压缩而感到忧心忡忡,有些地区的防守面已经从500米缩小到了只有200米,他觉得如果援兵再不赶来的话,这个镇子将会很快陷落其手下人员的伤亡也十分巨大,但从包围至今,只有很少量的补充兵能够通过空运方式前来增援。与苏军相比较起来,虽然他们遭到了更重大损失,但这些俄国人的实力却没有减弱的迹象,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依然和往常一样强大,并牢牢地控制着霍姆尔镇的东部,德军无法将其赶走,即使后来宪兵连投入战斗后还是如此。战斗的激烈程度还在舍雷尔准将的战后报告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在对一幢被苏军占据的房子进攻时,德军花了几小时时间消耗了900枚手榴弹才将其夺回。

2月底3月初的天气渐渐变暖,这种天气不但带来了浓雾,因虱子叮咬所洐发的斑疹伤寒症也开始在霍姆尔守军士兵中蔓延。从士兵的个人角度而言,虱子远比浓雾更令人厌恶;但从军事角度看,浓雾有着更危险的意义。它的出现意味着冬季很快就要结束,而且在接下来的春天里也要爆发新的春季攻势了。霍姆尔所处的陆地桥的重要战略意义为交战双方所深刻了解。苏军肯定会在发起一轮进攻旨在占领这块军事跳板的大规模攻势,但是德国人却先向这里进行了战略机动。3月期间

,阿尼姆将军的第39装甲军再次派出了援军向东进攻试图接近霍姆尔镇,由于糟糕的地面条件和苏军的顽强抵抗,他们的前进速度被迫减缓。霍姆尔的德军清楚地知道友军的援救行动正在进行,但同时他们估计红军最高统帅会命令包围在此的苏军部队于5月1日国际劳动节全力发动进攻,如果他们无法击退这场进攻的话,那么任何援救行动也都不再有任何意义。令舍雷尔战斗群惊讶的是,苏军在那天的进行的首次进攻并不猛烈,在损失了5辆坦克后很快撤退了。5月2日,一场新的但同样软弱无力的进攻又继续发起,再次蒙受了4辆坦克的损失后被瓦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邯郸市285医院怎么样
灵宝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在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牛皮癣
清远牛皮癣治疗费用
济南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