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湖北钟祥受害农民被控敲诈污染企业

发布时间:2019-08-14 16:50:16

核心提示:湖北省钟祥市山清水秀,明代嘉靖皇帝的父母合葬于此,“一陵双冢”的明显陵举世无双,莫愁湖的美丽传说更是闻名遐迩。环境优美,人杰地灵,这里是有名的“长寿之乡”。

湖北省钟祥市山清水秀,明代嘉靖皇帝的父母合葬于此, 一陵双冢 的明显陵举世无双,莫愁湖的美丽传说更是闻名遐迩。环境优美,人杰地灵,这里是有名的 长寿之乡 。但钟祥也是中国第四大磷矿产区,磷化工是其支柱产业,西北部有个镇就叫磷矿镇。在磷矿镇刘冲村,山中间的一块平地上,坐落着大生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大生化工 )的化工厂。厂里的烟囱排出白色的烟雾,随风飘散;水沟里排出的污水臭气熏天,流到哪里哪里就树木枯黄。大生化工的磷石膏废渣未经任何处置,随意堆积在刘冲村的上游。工厂生产的垃圾随意堆放在厂区外的公路旁空地上,像一群群侵害身体健康的恶魔。

化工厂右侧的院墙边就是村民余定海的家,和化工厂仅一墙之隔,化工厂的地势比余定海家要高出几米。村民魏开祖的猪场在大生化工厂对面,和化工厂仅隔一条马路,猪场地势也比化工厂要低不少,猪场边的水塘是深绿色的污水,一旦下雨,污水就可能淹没猪场。

在化工厂600米周围,住着47户人家,每天都忍受着化工厂排出的毒气和污水的侵害,苦不堪言。地里种植的油菜,过去种50亩一季可有一万元收成,如今籽粒干瘪,连成本都收不回。村民的屋顶,雨后满是黄褐色的污垢。他们的水井里漂着黑乎乎油亮亮的薄膜,水已经基本不能喝了。房前屋后的树木慢慢枯萎死亡,桃树杏树都不开花结果了。

1999年开始,魏开祖在自家老屋基地的后山上,建造起了8间房屋用于喂养母猪,养殖规模不断扩大。2004年,他购买了矿区小学的11间平房,以及幼儿园、托儿所教室和一间私人房屋,投资20万元改建为猪场。头两年,每年出栏肥猪 00多头,之后每年出栏800多头,另卖小猪一两百头,每年盈利二三十万元,被当地政府扶植为 示范养猪专业户 。魏开祖还发动周边村民,成立了农民养殖协会。可正当养猪事业红红火火的时候,2007年,钟守兵开始经营大生化工,占地200亩开建硫酸厂,魏开祖和他的猪的厄运开始了。

2008年下半年,大生化工开始建乙胺厂,土和废渣都倾倒在猪场和公路的空地上。2009年下半年胺厂投产后,排出的废水从学校猪场的排洪沟流过,废气刺鼻。他养的生猪开始大量死亡,到2011年底,先后死亡200多头,母猪出现产死胎、畸形胎现象,肥猪生长缓慢,猪场蓄水池里的水被严重污染。魏开祖向村干部、钟守兵多次反映,要求赔偿,没有任何结果。

2010年2月,大生化工在未依法办理报批手续的情况下,硫酸生产线投入试生产。对魏开祖的猪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学校这边的猪场不断死猪,老屋那边的猪场,有7间出现不同程度的墙面裂缝、地坪塌陷。魏认为,这也是大生化工在房屋下面采矿造成的。魏反复找村干部,请他们去大生化工做工作,毫无结果。万般无奈之下,2010年冬,魏开祖、姚成英夫妇开始整理材料,准备上访。姚成英看到邻居余定海家的意杨林也因化工污染大量枯死,到余家了解情况,两家一拍即合,决定一起上访。

余定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刘冲村五组荒山上开垦了十几亩地,2005年,又从同村村民手里买来另一片山林。2006年,他开始栽种意杨,2008年种满全山,面积约100亩。2009年底,大生化工改扩的年产10万吨硫酸和10万吨磷酸 胺项目投产,余定海家的意杨林开始成片死亡,不死的也枝叶枯黄,苟延残喘。

2010年10月,余定海向钟祥市环保局反映污染情况,环保局让他找林业部门对树木的死亡进行鉴定。联络林业局后,钟祥市森防检疫站出具《鉴定报告》,认为余家树林枯死或濒死现象应是虫害以外的其他原因比如环境污染造成。环保局、磷矿镇政府多次安排刘冲村村民与大生化工商谈,均无结果。年底,余定海家与魏开祖家相约上访。

多次上访堵门拦车

终于达成赔偿协议

2011年 月,魏开祖的猪场再次被化工厂的废水淹没,姚成英致电钟守兵反映,钟守兵派人查看猪场,双方商谈过赔偿事宜,但始终难以达成协议。大生化工也曾邀请余定海协商意杨林的污染赔偿,余定海提出10万元的赔偿,大生化工不同意。

4月,荆门市环保局通过大生化工改扩的10万吨/年硫酸和10万吨/年磷酸 铵生产项目竣工验收手续。这意味着,该项目在试生产阶段未依法办理报批手续。此时化工厂的污染进一步加剧,忍无可忍的姚成英与余定海、朱桂枝及刘冲五组其他村民先后到磷矿镇政府、钟祥市信访局和环保局、荆门市信访局、湖北省信访局多次上访,情绪越来越激烈,发生堵门、拦车等事件。为回应访民,钟祥市环保局到刘冲村进行检测,并于4月6、15、18日三次会同磷矿镇政府协调村民与大生化工矛盾,因双方分歧大,未达成协议。

5月27日,姚成英、余定海及其他村民到钟祥市环保局上访,堵了钟祥市环保局大门几个小时,只是为了索要环境监测报告,而环保局不给。直到答应第二天给,村民才散开。第二天,环保局出示了一份对大生化工的环境监测文件,监测结果为:硫酸车间尾气排气筒出口处SO2排放浓度、排放速率,磷酸厂尾气排气筒出口处氟化物排放浓度超GB16297-1996《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中二级标准。

5月29日,魏开祖夫妇与大生化工负责人钟守兵在村委会办公室协商,钟守兵承认污染,双方达成100万元赔偿协议。同日,余定海也与大生化工达成了污染赔偿协议,大生化工就意杨林的损失向余定海赔偿 0万元,因桃树的污染赔偿5万元。6月2日,住所距大生化工600米以内的五组的17户村民获得每户每年两万元的补偿。

7月4日,钟祥市环保局因大生化工排放恶臭气体影响环境,对其作出罚款4万元的行政处罚。8日,钟祥市环保局就猪场问题作出认定: 钟祥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在生产过程中排放的废气不能稳定达标排放,对周边的环境有一定的影响,投诉人反映问题基本属实。 该报告对魏开祖、大生化工达成100万赔偿协议予以认可。

此后,魏开祖夫妇及同村村民继续就老屋猪场墙缝开裂、地坪塌陷问题向村、镇、市各级政府上访反映。8月初,磷矿镇政府告知钟守兵,魏开祖带人到政府上访,要求大生化工妥善处理。26日,大生化工同意以每间屋 万元的赔偿标准,共赔偿魏开祖24万元。

至此,村民与大生化工的纠纷暂时平息。

上访被迫升级

被控敲诈勒索

2011年,大生化工与距厂600米内的17户村民(600米范围内共47户村民)达成每户每年补偿两万元的协议,可到了2012年,大生化工不履行协议了。7月6日、16日,刘冲村三组村民林顺梅等人两次到北京上访。他们这次的诉求,是要求搬迁到远离化工厂的地方,因为身体健康是钱买不来的,何况2012年的两万元赔偿一直没兑现。

9月5日,钟祥市环保局环境检测报告:大生化工SO2排放浓度符合GB261 2-2010《硫酸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这是钟祥市环保局第一次作出有利于大生化工的环境检测报告。但受害农民并没有从中看出 风向 的变化,仍继续上访。9月2 、24、25日,刘冲村三组、四组、五组部分村民一行20多人因被污染要求搬迁和农作物赔偿问题,假道襄樊去北京上访。

在一审开庭时为魏开祖、余定海辩护的曾祥斌律师看来:之前,受害农民的上访一直在村、镇、钟祥市、荆门市、武汉市,各级政府迫于上访压力,也一直在给污染企业施加压力,最终使得污染企业承受不住政府和受害农民的双重压力,与受害农民签订了初步的赔偿协议。而村民们的上访一旦人数多层级高,政府的态度就有了极大的变化,令人想起一句名言: 事情正在起变化。

24日,余定海向磷矿镇政府领导提出,要求大生化工停产,否则去北京上访,领导表示,兹事体大,需专门研究。同日,大生化工向公安机关发出对魏开祖、余定海的控告书。25日,余定海、姚成英等人到北京上访。26日,磷矿镇派出所民警发现魏开祖的 敲诈 事实。28日,钟祥市进京工作人员将姚成英、余定海等人从北京接回,表示 由市领导出面调查处理 。29日,一回到钟祥,刚下高速公路,余定海就被从长途汽车上揪下来,磷矿派出所宣布因其在大生化工、钟祥市环保局堵门,对其行政拘留15日。

村民去北京上访之日,就是污染企业向公安机关举报他们敲诈勒索之时,这是巧合,还是有因果关系?

曾祥斌律师说: 可能是部分政府官员觉得,农民是从上访中尝到了甜头,开始漫天要价了,不知足了。如果不进行惩治,那还得了。

确实,无论魏开祖还是余定海,要求大生化工赔偿的价码是在不断提高的。魏开祖最初要求大生化工出资 5万给他另外找地方再修个猪场,但大生化工不肯接受。随着上访力度越来越大,政府和访民同时给大生化工施压,魏开祖要的赔偿也多了,后来达成的协议是赔偿100万。但100万的赔偿高吗?他的猪场每年盈利就达二三十万,倘不是遭受化工污染,一百万他决不肯把办得红红火火的猪场转让给别人。余定海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10月22日,钟祥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魏开祖、余定海立案并刑事拘留。

在余定海被刑事拘留之前,钟祥市环保局、荆门市环保监测站等政府部门作出的检测报告,都认定大生化工存在污染问题,结论都对村民有利。但随着余定海被抓,所有的检测报告、鉴定结论都开始有利于污染企业了。10月10日,钟祥市公安局委托钟祥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物品价格鉴定意见书》,认定魏开祖的猪场价格为525262元。24日,钟祥市环保局环境检测报告:大生化工硫排放符合GB 09-1996《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氨符合TJ 6-79《工业企业设计卫生标准》。

12月10日,钟祥市公安局委托湖北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大生化工排放物不会对涉案猪场生猪的正常生产及涉案林地林木的正常生长造成影响。

201 年1月4日,魏开祖、余定海案提交钟祥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月8日,钟祥市检察院对魏开祖案、余定海案提起公诉。

超过鉴定价格就算敲诈

农民能否未卜先知?

201 年4月26、27日,魏开祖、余定海涉嫌敲诈勒索案在钟祥市法院一审开庭。

公诉方表示,魏开祖的猪场是花1. 6万元购得,钟祥市公安局委托钟祥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作出了《物品价格鉴定意见书》,8间老屋的价格为5万余元,加上猪场总价值为52万余元。这个鉴定意见,成为公诉人认定魏开祖犯敲诈勒索罪的关键证据。

在曾祥斌律师看来,公诉人的逻辑是,猪场价值52万,魏开祖却要求污染企业大生化工赔偿124万,多出的部分就是敲诈勒索的钱财。

在庭审时,曾祥斌说: 一个正常人,他不可能把正在经营获利的猪场,按成本价卖给钟守兵,而且还是 强迫 购买。正常的逻辑是,我的门面房屋价值是两万元,每年经营收益是两万元,如果转让给买家,我肯定要卖得超过4万元,甚至10万、20万。魏不可能按成本价转让,肯定会把猪场可能获得的盈利加到里面去,公诉人认为超出本身价值的部分,就构成敲诈勒索,显然与基本逻辑不符。

上访不是罪

污染企业的压力来自污染

公诉方认为,污染企业的压力来自于魏开祖、余定海的亲属及村民多次封堵大生化工厂大门,造成化工厂不能正常生产,有三四次比较严重。余定海等人还组织村民围堵镇政府、钟祥市环保局以及多次围堵企业大门,严重扰乱了企业正常生产和政府正常办公,用这些手段实施敲诈勒索。

但在曾祥斌律师看来,受害农民的上访最初是得到了政府部门和各级官员支持的。例如2011年4月29日钟祥市环保局向大生化工送达《环境保护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依据之一就是群众的来信处理件。7月4日钟祥市环保局给大生化工的《环境保护行政处罚决定书》说: 经调查核实,你公司(大生化工)排放有毒恶臭气体影响周边群众生产生活和身体健康,引起群众不断上访投诉。

钟祥市环保局为回应访民,多次现场查看、监测。

钟祥市委、市政府办,荆门市信访局和湖北省信访局,多次批转受害农民的上访信件,有的直接给污染企业的负责人钟守兵打电话,有的直接 责成 他与村民协商解决。

纵观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可以看到,污染企业被迫与受害农民签订补偿协议,既有农民本身堵住化工厂厂门给它的压力,更是农民通过上访使得政府部门加大了对污染企业的处罚力度和行政压力,使得污染企业被迫妥协的结果。污染企业的压力,不是来自受害农民上访,而是来自污染本身。这种压力,本该由行政执法部门代表民众直接施加给污染企业,责令其整改,但政府部门长期不作为,才迫使农民通过上访来使政府部门做自己该做的事,农民怎么还有罪了?

如此鉴定

证明了 猪坚强 ?

2012年12月10日,湖北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鉴定意见:大生化工生产排放物的排放浓度及排放速率低于国家相关标准规定中的二级标准限值,其生产排放物不会对涉案养殖场生猪的正常生产及涉案林地林木的正常生长造成影响。鉴定人表示,即使排放超标,也不能证明会对猪场的养殖产生影响。

曾祥斌律师认为,这个鉴定意见将魏开祖的养殖损害与余定海的意杨林损害放在同一个鉴定报告中,已经违反了《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在鉴定意见中签字的司法鉴定人没有一个人属于养殖专业。在形式要件上,这是一个没有法律效力的鉴定意见。

大生化工的环评报告中说,600米厂界范围内的居民点 必须搬迁 ,因为大生化工的排放物,如二氧化硫和氟化物等,在各种气象条件下,对于周边环境可能产生影响和危害;600米是结合现在的技术发展水平和国家标准,确定的最低防范距离。根据这个报告,600米范围内的居民点肯定会受到大生化工的污染物的严重危害和重大影响。但所谓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却说,在距离大生化工60米的猪场,无论大生化工的污染物是否超标,都不会对生猪生长造成影响。真是 猪坚强 啊!

在法庭调查阶段,曾祥斌针对这个鉴定意见向鉴定人详细质询,鉴定人的不少回答和解释,令人目瞪口呆。

例如,鉴定人说:根据控方提供的一份数据,二氧化硫达标(400mg/平方米以下),氟化物超标,猪场空气达标。所以鉴定得出,化工厂超标排放对生猪正常生长没有影响。大生化工的排放口的污染物浓度与60米处的猪场的污染物浓度之间,没有相关性。大生化工烟囱高度和污染物扩散之间没有关系。二氧化硫对人体有影响,但是由于人们还在600米范围内居住(没有搬迁),说明二氧化硫是达标的,所以对生猪的正常生长不会造成影响。这些说法,都令人匪夷所思。

曾祥斌说,这个不符合常识的鉴定意见,直接与大生化工的环评报告相违背,与国家诸多的环境标准相违背,甚至与钟祥市环保局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查明的客观事实相违背。它的荒谬即使连小学生也一清二楚。

钟祥环境污染案

引发举国关注

本案开庭前,曾祥斌、杨洋、夏军等8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组成了 环境公益律师团 ,为被控敲诈勒索的两位农民和众多难以讨到公道的受害村民提供法律服务。这起维权农民被反控敲诈勒索的案件,也引起了自然之友、自然大学、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达尔问求知社等多家中国著名的民间环保组织的高度关注,《法制日报》《中国环境报》《财经》《广州日报》等国内众多有影响力的媒体也进行了详尽报道,引发了举国关注。

除了这两个刑事案件,环境公益律师团希望帮助当地受害农民提起民事、行政等其他诉讼。记者发稿前获知,2011年大生化工与17户600米范围内的村民签订的每年补偿两万元的补偿协议,2012年没有履行,受害村民提起民事诉讼,钟祥当地法院却不予立案,而大生化工得寸进尺,向这17户村民发出通知,宣布这一协议撤销,今后不再赔偿。村民和律师们还在与钟祥当地法院反复交涉,希望能立案成功。

被污染的受害农民身陷囹圄,污染企业却趾高气扬,公然撕毁金额少得可怜的赔偿协议,农民还求讼无门!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环境诉讼,任重而道远。

(曾祥斌律师及其团队对本文有较大贡献)

轻度抑郁症症状
白癜风可能对患者造成哪些危害你知道吗?
不孕不育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